3月18日飛鵬網消息,為期兩天的第十二屆TFC全球移動游戲大會暨智能娛樂展已于17日在北京國際會議中心盛大開幕。會上,飛鵬網采訪到了靠譜娛樂總裁林榕,她認為“模擬器要做除滿足用戶工具需求之外的延伸服務”。

2016TFC大會專訪靠譜娛樂林榕 模擬器要做除滿足用戶工具需求之外的延伸服務 (1)

以下為采訪實錄略有刪節:

【記者】:對于現在的模擬器來說市面上非常多,靠譜助手的游戲最吸引玩家的地方是什么?

【林榕】:市面上我剛才有提到,因為它的數量很龐大,可能從原來的沒有到現在的5款、10款,甚至20款到30款,數量上來講你看到非常多,競爭是很厲害的,我發現這么多的模擬器它的定位很多時候都是從工具上的定位開始出來的,其實你會發現用戶在使用工具的時候他的選擇是,一個是你的企業一定要夠好,再一個,你一定要夠方便。當你滿足了他的工具上的需求的時候,如果你再給他一些基于工具之外的服務,可能你的競爭力就會比他們強。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我們其實做的時間比較早,因為從市場占有率來講,做早一定比做晚好。再一個,因為做得早,所以技術積累也相對來講比較有壁壘、有門檻的,所以說競爭也是OK的。

另外,我們其實是在軟件虛擬和硬件虛擬的技術上有兩種產品,一種是模擬器的管理軟件,一種是模擬器的單行本,這兩個東西其實在滿足不同用戶不同類型的需求。所以一個是從工具上來講,我們其實是在滿足用戶除了工具之外我們還有其他延伸的服務。另外就是,我們產品數量的種類也是相對豐富一點,使用的穩定性也還是可以的。所以說我們大概現在整個來看市場目前的份額也排的比較靠前。

【記者】: 您剛剛也說,競爭非常激烈,您是如何看待安卓模擬器現在市場的現狀和發展?

【林榕】:市場的現狀我這么理解,它最早的商業模式并不是說真的有人看到了它的商業模式,完全是因為用戶在驅動,最早是極客,因為北美的極客精神是很強的,這個東西到了中國之后就會有人看到它的商業機會,最早的時候包括現在用戶其實都是在自發的去搜某某某某電腦版,并沒有人去搜安卓模擬器,這就是市場現狀,還是屬于一個用戶自發的狀態,還是缺乏引導,而且模擬器對于PC適配的要求非常高,就是我的電腦,包括像我們看到的三線城市的電腦已經是跟不上模擬器,就是模擬器的技術已經是沒有辦法完全的去很好的兼容相對配置差一點的這種類型的地域。所以其實你要說模擬器的存量空間是有,但是如果整個電腦的發展迭代不夠快,加上中國的居民對于電腦購機潮的迭代不夠快的話,其實你要讓他做一個爆炸式的膨脹是不現實的。

為什么我剛剛一直提到說我們未來的核心用戶并不是說你去做安卓模擬器,把移動用戶丟到PC上讓他去分發,更多的是我們做跨端整合的事情。就是讓移動應用在不同的端都要出現,不同的操作系統都要出現,同時其實對于一個用戶來講,他只是在解決用戶在不同的時間段、不同的場合有不同需求的時候,拿出任何設備都是可以體驗到這樣的服務的,所以我們其實后面還有移動端的產品跟PC端其實是直接跨端整合的。

未來來看,如果你是只做安卓模擬器的公司,只做這一個產品的開發,前景不會太樂觀,因為他的用戶量大也不過100萬DAU,基于這個東西你把它跨平臺的本質吃透了,對于用戶來講那就是一個很大的生態空間。

【記者】:您認為是什么原因吸引這些手游企業進入大屏渠道呢?

【林榕】:現在我剛才也有說到,游戲的立項趨勢非常明顯,你能看到,重度的網游一定是掙錢的,再一個,重度網游對于用戶的使用要求是越來越高了,包括剛才DataEye的郭總提到手速,其實在電競游戲上要求非常高,如果用鍵鼠結合一定比手機上點來的快。第二,從整個游戲的應用角度來講,因為他會要求你一天在線至少45分鐘到1個小時,才能在全副排行里有優勢。包括很多玩家工會規模非常大,這種情況下多開,我一個手機屏幕肯定搞不定。所以基于玩家的競爭,基于這個游戲更好的吃透它的功能,所以用戶能夠還原到電腦上。另外還能提供很多玩游戲之外的服務,比如工具的操作,甚至對塔牌的推圖、加速都可以的,所以功能是更加靈活的,所以用戶發現說,我在電腦上玩游戲更爽。

【記者】:靠譜這方面會不會有一些顛覆性的產品出現在我們面前?

【林榕】:快的話應該夏天會有Demo出來,我們在做一個技術,最終的表現形式其實就是手機游戲或者手機應用,只要植入我的技術服務的解決方案,比如說一個特別小的SDK,是可以直接生成一個ESC的程序文件,這個安裝軟件到你的電腦上可以直接秒開、秒啟動,就不要模擬器了,因為模擬器還是一個200兆大的軟件,所以對用戶來講又要你的適配性、又要兼容、又要安裝200兆的文件,再去啟動就很麻煩。所以從我們技術角度去革新這件事情,是有一些推動的機會的。因為我剛剛有提到,一個可能是會革到頁游的命,第二,分發的路子就徹底打開了,會很熱鬧。因為海外我們已經看到,基于海外一個賬號,PC已經可以計入為你的安卓設備了,在國內慢慢慢慢的也會是這樣的一個潮流就出來了,所以這是一個技術上的革新;谶@個東西其實還有其他的一些可能性,剛剛有提到云、同步、同屏操作之類的,都是有可能的。

【記者】:靠譜娛樂今年可能會涉及到一些游戲解說和視頻輸出方面的業務,能否介紹一下在泛娛樂方面的布局?

【林榕】:游戲解說我理解更多的像游戲直播的時候有一些主播在里面講游戲,我們其實從業務的布局上來講,我們可能自己不會做一個類似斗魚或者戰旗這樣的直播平臺,但是我們會有一個功能,那個功能我理解用戶是有非常大需求的,概念叫“全民主播”,實際應用就是當用戶啟動某一個游戲的時候,可以調動一個功能,把我現在正在玩游戲的視頻,包括語音直接分享給我的微信好友,我的微信好友一點開我分享的H5是可以調起這段直播,能看到你的好友正在玩的游戲,同時如果你裝了移動端的APP你可以直接跟他對話,這是目前我們在做的已經要發出來的。同時,未來會把它擴展成七八人的小范圍的、小房間的表現形式,你就會看到說其實它在娛樂項和游戲的對戰項或者溝通項應用的可能性就會非常多。你再結合現在好多互相社交的相對沒有那么深的淺社交的模式,其實它未來在娛樂項的應用就會不單純只是基于游戲了,比如我在玩唱吧,我是不是也可以在這個房間聊。

【記者】:可能說咱們這邊涉及的是社交領域,不光只是游戲方面了,以后可能作為一個社交平臺來使用?

【林榕】:我們更多的還是把平臺的這種功能表現和它可能會產生的用戶延伸功能做出來,社交的東西太復雜,包括你的賬號、你的好友、你的活躍、你的UGC的分享、論壇,太復雜,對我們來講最簡單的,你可能已經是微信好友,你會有一個這樣關系的分享,同時如果你不是,未來如果我們開小房間,可能他們就會變成一小撮的人,我們只會給他娛樂的功能,并不會把社交做的很深。

【記者】:最近好多游戲都選擇了咱們靠譜這邊做首發,能介紹一下嗎?未來這種跟靠譜進行深度合作或者首發合作的是不是越來越多?

【林榕】:我也看到,在去年2015年的上半年為止,其實靠譜一直在移動游戲行業里的定位,就是說我要給CP做分發,但是當時并沒有直接跟CP合作,更多的還是跟百度、360、UC這樣的渠道做他們的下游,到后來靠譜有自己的賬號和生態圈之后,包括他的分發能力的整合你就會看到它的用戶質量非常好,所以我們就拿到了非常多核心CP整個首發的合作權,所以說我們會看到,接下來幾乎只要有游戲出來,除非我們沒有辦法同時接這么多,但凡有合作的基本上都有首發,靠譜進入了首發陣營了,這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東西。

【記者】:未來像這種模式將會一直持續下去嗎,跟CP的結合?

【林榕】:手游CP是這樣的,我們大概現在會有三條合作領域,一塊就是最傳統的游戲聯運,國內的市場,做游戲聯運,第二條線,其實我們可能在馬上要布局海外的業務,剛才前面很多人在演講也講到海外的流量怎么怎么樣,市場多大,其實我們在海外的思路也是一樣的,只是我們的工具要丟到海外去,基于北美或者印尼地區、東南亞地區我們會做一個用戶這樣的平臺,所以像國內的好多,比如說SLG的CP,包括還有很多想往外走發行的CP,其實我們都是可以一起合作的。第三塊,基于我自己,我們目前的定位我是二線渠道,我們可能在某一些細分領域的游戲上面,我們可能想有一些獨家定制的合作,因為我的用戶像一些二次元的、低齡的、一些有IP的,某一個垂直領域的東西,可能在泛泛的發是不行的,但是如果只跟我合作,我們做一個綁定,獨家的合作,他的深度的合作制后也許他的效果會比較好,所以我們大概是三條線。

【記者】:很多應用商店其實都有這樣的事情,里面裝了一些軟件或者是自動會安裝一些東西,你覺得在什么樣的量級既不影響用戶還能對用戶有一個很好的指導或者推薦作用?

【林榕】:其實我理解是這樣的,我是不太鼓勵說通過這種靜默的方式打到用戶機器上,因為你的回播率也會比較差,再一個我們現在引導用戶到新的游戲里面的時候,更多的還是通過這種軟推薦的方式讓用戶下載,你說強綁的形式,我理解好像我們原來不太會經常用到這種手段,這不是公司的主導,也許是那一個時間段內短期的時間策略,或者那段時間什么人KPI有壓力做的什么事,所以對我們來講,用戶對我們的東西完整的體驗模式是什么樣的,所以我們非常強調這個東西。你如果用靠譜,我們應該4月份會發一個版本,整個變化非常大,不再是原來看上去就是一個工具,會把用戶的成長體系,把剛才我有提到的視頻直播的那種模式的東西打進去,同時他會給你一個工具箱,讓你在玩游戲的過程當中,只要你想用到不同類型的小工具,他都是可以從工具箱去找的,哪怕就是個鬧鐘的功能,都是能找得到的。

所以把工具歸類,把用戶的東西單獨拎出來做深度的擴展,這只是基于靠譜助手。包括我們海外業務,也會有獨立團隊做那塊版本的研發,因為用戶群是不一樣的。

【記者】:中外的玩家之間是不是可以在咱們平臺上進行交流?

【林榕】:目前不行,因為服務器是分開,用戶都是有區隔的,而且我們海外的版本,從運營到名字、到它的定位和合作方式也不是太一樣。

【記者】:可以聊一下在泛娛樂方面的布局嗎?

【林榕】:泛娛樂我是這么想的,我去年在講泛娛樂,但是我后來想,泛娛樂其實它的概念是基于IP延伸出來的粉絲經濟,我們去年其實干了好多事,包括我們在布局文學的泛娛樂,就是想讓用戶在這條線上產生IP,包括我們做主播經濟、微電影也想做這樣的IP,這個人可能也是一個IP,用戶追著這些紅人出來,讓他能夠產生一個生態。但是我覺得到了今年我們可能還是會分兩步,第一步,跨平臺用戶服務的整合做到位,基于泛娛樂的東西可能是第二步的東西,先要把用戶生態和這個東西先滾起來。

【記者】:模擬器對于現在電腦的要求還是比較高的,長時間的運行下電腦負荷非常大,玩家對這塊有非常大的需求,剛才你也講了,在技術上可能會有一些突破,在軟件方面,其他比如說在硬件方面,有沒有一些和硬件廠商合作的機會?

【林榕】:硬件其實我們是有投一些硬件的公司,其實硬件它的表現形式最終它的解決方案跟模擬器非常類似,它其實就是做了一個安卓的盒子,這個盒子里面全部植入安卓的應用,只要用一條線插入電腦里就可以應用那個盒子了,看起來是一個模擬器,其實是一個硬件。后來我們發現,類似這樣的硬件產品有幾個問題,一個是里面的內容更新換代是慢的。第二個,這個硬件到底怎么賣的問題,賣便宜了收不回本,賣貴了沒有人買,因為用軟件就可以搞定為什么非用你的硬件。而且相對來說,如果你是一個電腦很差的用戶,你去用硬件那里的應用那些游戲也是跑不動的,所以它的商業模式有點悖論,所以現在更多的在尋求的一個方案,包括有可能要去跟一些筆記本電腦去合作,有可能打一個賣點就是說雙系統,這還是蠻有前途的,用它的硬件方案變成雙系統的模式,也許對于神州平臺的筆記本是有一些市場空間的,所以硬件還是需要有時間機會去嘗試,我們前期投過類似的團隊。

【記者】:比如說后面的一些硬件廠商可能會涉及到模擬器的這個領域,會不會有來自這方面的一些的競爭壓力?

【林榕】:基于硬件的這些公司他的基因就是硬件,他不是軟件的基因,所以這個到不用擔心。

【記者】:比如說現在可能有些手游廠商不光是做移動端,他可能做瀏覽器端,也可能通過瀏覽器能體驗到游戲,靠譜娛樂后期會不會也有這方面做關于瀏覽器方面的服務?或者說在手機、模擬器或者頁游都是互通的?

【林榕】:我們現在只跟H5的游戲有一些合作,實際我們這個領域上是觀望的,我認為不是靠譜未來主要的,我們還是要聚焦我們的優勢和我們擅長的東西,就是聚焦在那個細分領域。因為那天有人問過我說,如果像優酷土豆或者愛奇藝他們也做模擬器,他們做泛娛樂不是更有概念嘛,他們有那么多IP、那么多用戶、他們有主播、直播,或者為什么不是小米、360他們做這個生態,因為打的是細分,所以一定要聚焦到最優勢的地方,你拼的就是你的用戶質量、用戶黏度,以及你在工具項上的這種積累的東西,因為你團隊是有基因的。所以說其實靠譜是一家技術導向的公司,因為它如果去拼商業模式一定不會是最優的,但是基于它的技術革新會衍生出非常多的商業模式,所以我們還是聚焦在我們這個里面。

【記者】:這樣說的話我覺得對于4月份發的那個還是挺期待的,《夢幻西游》這個手游來說,通過模擬器來玩可能非常復雜,但是現在有一種方式就是可以通過頁游來登錄,對電腦的負荷要求非常低。

【林榕】:《夢幻西游》,丁磊是非常反對模擬器合作的,因為他一直反對說對他PC端玩家的拉動,但是用戶攔不住,還是去搜電腦版,而且你也攔不住別的渠道找我們合作。反過來說,《夢幻西游》他們自己做了一個PC端的端,他打的也是跨端,他也發現了你攔不住,還不如圈在我自己的游戲生態里面。所以為什么我們后面提供的解決方案,就是幫CP做這樣的工作,因為不是每家CP都有這個技術能力把手機游戲端游化的。所以其實剛剛你也提到,就是我剛剛也講到模擬器是階段性的產物,未來一定是要自己去革命自己的,不能永遠都是這個形態。

(。・∀・)ノ゙超人氣動漫經典重現,游戲王手游《決斗之城》來啦!

想和武藤游戲一起戰斗嘛~想召喚神之卡稱霸世界嘛~決斗之城帶你體驗原汁原味的游戲王世界!

來吧!決斗(☆°∀°)!點擊加入飛鵬網玩家福利交流群:371947837。 決斗之城交流群

也可以手機識別右側二維碼, 下載游戲前還能領取我們的《決斗之城》海量禮包哦。

飛鵬網官方微信

微信號:fpwapgame

|

微信粉絲群:232058302

掃碼關注飛鵬網微信公眾號,暢享最新手游禮包,游戲圈每日熱辣資訊,以及各類微信老司機專屬福利,這就加入進來吧!

熊貓玩家

匯聚好游戲,分享新禮包。熊貓玩家為玩家帶來更多精品手機游戲。

下載到電腦 二維碼下載
百返手游二維碼